使命召唤手游 导航
展开
使命召唤手游 使命召唤手游下载

射击游戏 | 简体中文

大小:0M

高速下载

【兵营夜话】醉里挑灯看剑——历史上的“约翰·普莱斯”

《使命召唤手游》 【预约

一战成名

1980年5月5日,下午七点二十三分,伦敦,南肯辛顿区

随着无线电中传来了信号:“伦敦桥”,约翰·麦卡利斯大喊着:”GO! GO! GO!"一群带着防毒面具,全副武装的士兵们把挂钩挂到了绳索上,快速从屋顶滑降到伊朗驻英国大使馆的二楼。

"猎手行动“——震惊世界的伊朗大使馆人质事件迎来了最高潮。

事先扔进窗户的烟雾弹和闪光弹引燃了图书和窗帘,火焰与黑烟从中冒了出来,队员们依然鱼贯而入。用霰弹枪射爆门锁,踢开门,扔一枚闪光弹进去,然后突入,清理。他们遵循了这一行动方式,清理每一个房间。面对装备、训练、人数都占绝对优势的突击队员,恐怖分子们自然清楚和他们对抗的下场,他们开始混入人质里,试图躲避搜捕。

虽然惊慌失措,但人质们还是把藏匿在其中的恐怖分子一一指认出来。5名恐怖分子试图反抗,被击毙。1人遭到逮捕。一名人质在袭击中被恐怖分子杀害,另有两人受伤,没有突击队员阵亡,整个行动耗时17分钟。

这一战让全世界都知道了这只部队——英国特种空勤团(special air service),简称S.A.S。作为一支起源于二战的老牌劲旅,世界上第一支正规特种作战部队。他们是所有国家特种作战的楷模。这次竟以电视直播的方式,让全世界都知道了他们的存在。

同时被知晓的还有“蓝队”队长:约翰·麦卡利斯(JOHN MCALEESE)。

右一的破窗队员就是约翰·麦卡利斯

一场干脆利落的人质拯救行动;一支闻名于世,精英辈出的特种部队;一位该组织的现场行动指挥官。作为一个相关游戏的制作人,恐怕很难拒绝把他们“做”进游戏中。尤其是还是一个和现代战争、反恐、特种作战相关的游戏。

2007年11月14日,《使命召唤4:现代战争》发售,作为新兵蛋子的“肥皂”第一次在训练场见到了我们的老不死队长:约翰 普莱斯上尉。而这位“钱队”,正是以约翰·麦卡利斯为原型。

很好,肥皂这是什么鸟名字,你这种菜鸟也能通过审核?

传奇之路

1949年4月25日,约翰·麦卡利斯出生于苏格兰的斯特林城。十六岁那年,他第一次动了参军的念头。但是未成年的他,需要得到双亲的首肯。他是家里最小的孩子,老妈觉得他依然是个宝宝,所以说了不。约翰的第一次参军梦就此破灭了。

在他的回忆录《我是如何通过SAS选拔的》中,是这样描写那个参军的下午:

断了参军的念头后,我做过很多份工作,但同时我从没有停下过体育运动,主要是跑步和踢足球。四年后,有一天我乘着午茶时间溜去酒吧喝一杯啤酒。结果碰巧遇到了老朋友吉姆。

我问他:

“最近打算做什么?”

“去参军。”

“你说真的?”

“顺着这条路往下一英里,就是格兰戈茅斯的征兵办公室,那里有个和善的老军官会给我办手续的。”

我看了一眼手表,两点过五分。虽然在过去四年里,参军的念头被我完全抛之脑后了。但是我还是脱口而出:“我说,等我把这杯啤酒喝完,我就和你一起过去。”然后我们就坐着他的摩托车去见了那个“和善的老军官”,十三天后我已经站在队列里,和一群皇家工程兵部队的新兵为伍了。

4年后,他参加了英国特种空勤团的正式选拔。就算是出身皇家工程兵,S.A.S的选拔也是“过于严酷”了。在最初的两天里,就淘汰掉了百分之三十的人。他们每天都要行军五到六个小时,距离从二十四英里到三十英里不等。教官们从来不会告诉他们一个明确的时间表,或者告知一个明确的距离,如果不想被淘汰,每一次行军就都要发挥出力所能及的最高水平。

仅仅到了第三周,和约翰同队参加的候选人,只剩下了三个人。其中一个在一次下山的时候伤了膝盖,结果就是只有两个人可以参加第二次选拔。又经过了两周的煎熬,约翰和其他队伍的人被送到了布莱克山区进行第三阶段的选拔。

最终他通过了最后的考验,同期有160个人参与了选拔,但只有13人通过考核。约翰自己回忆说:通过选拔的那段时间是他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1975年,他成为了22号SAS军团,B中队的一员。

我对自己说:“除非受伤,我决不会接受失败。” 论身材,我是个相对瘦小的人,但我的决心不亚于任何一个六英尺十一寸高的大个子,他们看起来都是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但我知道我最后会打败他们。这只是一个意志力的问题。

代号“猎手”

1980年4月30日,晚上20点32分,赫里福德,S.A.S总部

特种空勤团的队员们正在小黑屋(COD4里一开始的训练关卡正是源于此)中训练。

肥皂的记录是18秒通过,你呢?

小黑屋里弥漫着刺鼻的硝烟味,但SAS队员佩戴着S6防毒面具,眼睛隐藏在镜片后面,不动声色。此时,他们的单兵通讯器里传出一个声音:“所有队员全副武装,带齐装备,我们到机库去做一个任务简报,注意,这不是演习!”

22号SAS团在5月1日临晨3点抵达了摄政公园兵营。使馆建筑图纸被找了出来,立体的等比例模型也设计了出来,人质拯救计划随即紧锣密鼓的筹备起来。警方找来了还在休假的使馆看守人。看守人告诉他们一个不利的消息。使馆的一二楼窗户都是防弹玻璃,而木质正门的背后还有一道钢制安全门。用大锤砸开使馆大门与窗户,正面突入,肯定是行不通了。特别空勤团重新制定了作战计划,重写了简报,修改了大使馆模型,随身的战术装备也进行了调整。

除了必要的进餐、休息或是聆听最新情报汇总,约翰和队员们都是在待命与模拟训练中度过,除非睡觉,从不会取下身上佩戴的沉重战术装备。这种高度紧张而单调的生活持续了6天5夜。随着谈判逐渐陷入僵局,特种行动的必要性越来越高。

5月5日下午1点45分,大使馆的新闻发言人拉瓦萨尼遭到杀害。气氛达到了窒息的顶点,铁娘子决定让特种空勤团放手一搏,猎手行动正式展开。

红队已经先行从一楼突破,约翰作为蓝队的爆破专家,小心翼翼的在窗户上安放了炸药。嘭!窗台被炸出了一个大口。随即,几个闪光弹被丢了进去。

嘭!嘭!嘭!我们等到闪光弹爆炸后,就直接冲了进去。屋子里烟尘很大,而且很黑,我们没有看到他(恐怖分子),但我们知道他在那里。

蓝队立刻开始清理二楼的房间,突然,他们听到了另一个办公室传来的喊叫声,立刻冲向声音传出的地方,愕然地发现一名恐怖分子正在和人质之一的崔佛·洛克搏斗。

这个人实际上就是恐怖分子的头目萨利姆,他看到一名特别空勤团的士兵从大楼后面穿过,正欲开枪,崔佛·洛克拼死冲过来拦住他并与之搏斗。突击队员大吼:“洛克,闪开,闪开!”萨利姆举枪想要反抗,约翰冲上去拉开了洛克,转身就用MP5冲锋枪打了一个长点射,恐怖分子的头部和胸部中了无数枪,尸体颓然撞在墙上,慢慢滑下去。

红队和蓝队的另一路人马已经完成了对1楼和地下室的压制,接下来就是人质疏散时间,大使馆内,因为爆炸和闪光弹的缘故,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队员们马不停蹄将人质们一起带到了后花园。因为空气中充满着催泪瓦斯,所以所有人走出来的时候都是涕泗横流。

行动就这样成功了吗?并不是,红队在一楼击毙4人,蓝队在2楼击毙1人。实际上还有一名恐怖分子混在人质中走了出来。所有人质都被被按在地上,用束缚带捆住,等待身份确认。女性人质知道有恐怖分子混在人质堆里,但拒绝指认出来。但有人站了出来,指出了那名恐怖分子。他立刻给捆上揪出来拖走了,一口气坐牢坐到2008年才保释出狱。

接下来就是我们电影中常见的场景,当地的JC和消防队接管了现场,猎手行动正式结束。实际上,在正式行动前,谁心里都没有底,而特种空勤团的成员们,用他们超人的耐力、周密的计划和日复一日的训练,告诉世人,他们是世界上最为出色的“普通人”。

铁娘子与S.A.S成员合影

硝烟之后

约翰·麦卡利斯在随后的几年间,成为了三届首相的贴身保镖。1992年,他从军队退役,但退役后的他也没有闲着。他以顾问身份指导SAS的训练,同时还频繁出现在电视媒体上,向公众普及特种作战的故事。

2003年BBC纪录片《SAS生存手册》剧照

老爷子将他的后半生都奉献给了军队。在阿富汗战场和伊拉克战场,他受雇成为安全顾问。还为玩具枪公司做代言人。麦卡利斯一生都在从事特种作战,培养过无数精英战士,也包括了他的长子保罗·麦卡利斯。

一切都看起来那么顺利。一位战功显赫的老兵,一个继承衣钵的儿子,一个奉献终身的军人世家。但在2009年后,事情发生了转折。

保罗·麦卡利斯在一次巡逻途中,遭遇汽车炸弹袭击,命丧于阿富汗。

保罗·麦卡利斯当时效力于英国来复枪团第二营

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折磨着约翰·麦卡利斯,在葬礼上,他显得格外苍老和脆弱。四天后,他就因酗酒滋事,被警方逮捕。在此之后,他多次因为酗酒之后的暴力活动被逮捕。两年后,大叔独自一人移居到了希腊的孤岛上,同妻子和子女们的断绝了所有联系。根据邻居的描述,在生命的最后岁月中,大叔经常在屋外的躺椅上孤坐,一手酒瓶,一手儿子的照片。长年的酗酒生活,加重了他原本就有的心脏病。2011年8月26日,他因心脏病在希腊去世。

葬礼上的约翰·麦卡利斯

麦克里斯对儿子这份无法割舍的感情,也在《使命召唤》的剧情中得到体现。《现代战争》系列戏份最多的主角肥皂,从一个FNG,成为了普莱斯最为信赖的下属。

这是属于你的,长官

一次次的舍命相救,一老一少在战场上所表现出的默契,完美诠释“上阵父子兵”的含义。虽然他们两人没有父子名分,但普莱斯就如同肥皂的人生导师,从某种意义来说就是他的父亲。

在COD6的最后刺杀美国军队将领,钱队和他的队员们已经成了全世界的公敌。美国人要杀他,俄国人要杀他,马卡洛夫更加不会放过他。肥皂为了保护尤里(8代的主角),自己被爆炸冲击波推下楼。肥皂旧伤复发,最终死在了普莱斯面前。

普莱斯经历过生生死死,但肥皂的死仍然使他悲痛不已。他与尤里重新组成141特遣队,为世界,为俄罗斯,为美国,为肥皂报仇。

在COD8最后一关尘归尘(Dust to dust)中,普莱斯与尤里一道在迪拜帆船酒店中找到马卡洛夫,并与马卡洛夫的手下发生激战,在最后的扭打中,普莱斯用地上的绳子绑住了马卡洛夫的喉咙并击碎马卡洛夫背后的玻璃,二人纷纷掉下酒店穹顶,最终将马卡洛夫吊死。普莱斯坐在地上,掏出火机缓缓点燃火苗,点燃了他标志性的雪茄。

不知道钱队脑中是否浮现起肥皂、小强、幽灵、尤里他们的身影

现代战争系列的剧情就此结束了,普莱斯最终完成了复仇。约翰·麦卡利斯已经去天堂与儿子相会了,而普莱斯则要继续承受着活人的痛苦。

从游戏1代、2代就出场的普莱斯(官方解释是4代普莱斯的爷爷),伴随我们一起走过了5部使命召唤,我们亲切的称他为“万年老不死”。队友一个接一个死去,而他在一次又一次的行动幸存。“永生”反而成为了他的诅咒。普莱斯可能时常会问自己:“为什么总是我?”

普莱斯成了唯一活下来的人

现在,一个”WGZ“的完人已经很难引起我们的喜爱,而普莱斯爱憎分明、行事泼辣果敢,这样一个”悲情英雄“往往能让我们找到情感的共鸣。现代战争的故事已经(暂时)完结了。我们已经无法得知钱队接下来的生活是怎样的。只能祝愿他,在美俄大战的废墟下,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平静吧。

这几位你都认出来了吗?

普莱斯在使命召唤里的剧情已经结束了,但是我们依然有机会与S.A.S、TF141战队的成员们并肩作战。经典角色、经典地图、经典武器、经典模式等等,在《使命召唤手游》中都能找到。现在拿起手机预约,肥皂、普莱斯和幽灵共同作战的场面也不再是梦!

站住~游戏爱好者!我强烈建议你下个好游快爆APP。APP里有丰富的攻略秘籍,还有时下热门的爆款新游和实用工具,动起你的手指,与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玩这个好玩的APP吧,快快快!

评论

0条评论

精彩推荐进入原创专题
大家都在看 更多+
热门游戏专区 更多+